<var id="xbxbp"><cite id="xbxbp"></cite></var>
<thead id="xbxbp"><dl id="xbxbp"></dl></thead>
<cite id="xbxbp"></cite>
<var id="xbxbp"></var>
<var id="xbxbp"></var><var id="xbxbp"></var>
<cite id="xbxbp"></cite><menuitem id="xbxbp"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xbxbp"></menuitem>
<var id="xbxbp"></var>
<cite id="xbxbp"><strike id="xbxbp"></strike></cite>
<thead id="xbxbp"><dl id="xbxbp"></dl></thead>
<var id="xbxbp"><dl id="xbxbp"><listing id="xbxbp"></listing></dl></var><var id="xbxbp"><strike id="xbxbp"><listing id="xbxbp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<menuitem id="xbxbp"></menuitem>
<cite id="xbxbp"></cite>
<var id="xbxbp"><strike id="xbxbp"><listing id="xbxbp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menuitem id="xbxbp"><ruby id="xbxbp"><progress id="xbxbp"></progress></ruby></menuitem>
<var id="xbxbp"></var>
<menuitem id="xbxbp"></menuitem>
<var id="xbxbp"><dl id="xbxbp"></dl></var>

舊版網站入口

站內搜索

賈雯鶴:圖文互證:《山海經圖》的再認識

賈雯鶴2021年11月23日13:59來源:中國社會科學報國家社科基金專刊

原標題:圖文互證:《山海經圖》的再認識

作者系國家社科基金一般項目“《山海經》匯校集釋”負責人、西南民族大學中國語言文學學院教授

因為初中語文課本有魯迅的散文《阿長與〈山海經〉》,所以中國人大都知道有一部古書叫《山海經》。散文描寫阿長送給魯迅帶有圖畫的《山海經》,畫著“人面的獸”和“九頭的蛇”,頓時讓魯迅對長媽媽“發生新的敬意”,稱她“有偉大的神力”,可見帶圖的《山海經》對小孩有多么大的魔力。事實上,《山海經》本來就和圖畫有著密不可分的淵源。

圖文并茂:《山海經》的原初形式

古人在閱讀《山海經》文本的時候,意識到《山海經》的原初形式應該是文字和圖畫相互配合的。宋代朱熹在《記山海經》文中說:“予嘗讀《山海》諸篇,記諸異物飛走之類,多云東向,或云東首,皆為一定而不易之形,疑本依圖畫而為之,非實紀載此處有此物也。”(《晦庵集》卷七十一)首先提出《山海經》文字是依據圖畫來寫作的看法。明代胡應麟閱讀《山海經》的體驗和朱熹相同,他說“經載叔均方耕,讙兜方捕魚,長臂人兩手各操一魚,豎亥右手把算,羿執弓矢,鑿齒執盾,此類皆與紀事之詞大異。近世坊間戲取《山海經》怪物為圖,意古先有斯圖,撰者因而紀之,故其文義應爾”(《少室山房筆叢·四部正訛》)。

晉代郭璞是為《山海經》作注釋的第一人,他在為《海外南經》“羽民”作注時說“畫似仙人也”,“讙頭”作注時說“畫亦似仙人也”,“厭火國”作注時說“畫似狝猴而黑色也”,“離朱”作注時說“今圖作赤鳥”。晚于郭璞的陶淵明在《讀山海經十三首》中寫道:“泛覽周王傳,流觀山海圖。”顯示他所看到的《山海經》仍然是帶圖畫的。雖然這些《山海經》古圖現在都已經失傳,但《山海經》最初是圖文并茂的形式則是可以確定的。

俗工臆作:《山海經圖》的“差評”

我們現在所能看到的《山海經圖》都是明清時代的作品。明代版本主要有兩種,一種是刊刻于萬歷二十一年的胡文煥《山海經圖》二卷,獨立成書。它的圖像不和《山海經》經文配合,而且圖像內容有的不見于今本《山海經》的記載,甚至有的圖像壓根就不在《山海經》記載的范圍之內。另外一種是刊刻于萬歷二十五年的蔣應鎬《山海經圖》。與胡文煥圖不同的是,蔣本的圖像是作為插圖的形式附在經文之中,與經文相互配合,而且所有圖像的內容都是根據今本《山海經》經文進行創作的。

胡文煥和蔣應鎬的《山海經》圖風氣一開,迅速得到了社會的積極反應。此后新出版的《山海經》有的沿用他們的繪圖,有的重新繪圖,仿佛又回到了最初《山海經》圖文并茂的時代。

然而讓人詫異的是,大受讀者歡迎的《山海經圖》在學者的眼中,卻是一個大大的“差評”。《四庫全書總目》的“存目”收有明代王崇慶《山海經釋義》十八卷,圖二卷,其中的二卷圖是根據蔣應鎬圖繪制的。《四庫全書總目提要》說“其圖亦書肆俗工所臆作,不為典據”。《四庫全書》收有清代吳任臣《山海經廣注》一書,書中載有《山海經圖》五卷,大部分是根據胡文煥圖繪制的。《總目提要》說“舊本載《圖》五卷,分為五類,曰靈祇,曰異域,曰獸族,曰羽禽,曰鱗介,云本宋咸平舒雅舊稿,雅本之張僧繇,其說影響依稀,未之敢據。其圖亦以意為之,無論不真出雅與僧繇,即說果確實,二人亦何由見而圖之。故今惟錄其注,圖則從刪”。四庫館臣稱《山海經圖》是“書肆俗工所臆作”或“以意為之”,甚至將圖一刪了之。《山海經圖》難入四庫館臣的法眼,固然與學者歷來重文輕圖的傾向有關,但更重要的是他們沒有對《山海經圖》進行深入研究,未能抉發其價值所在,因此給予了一個并不準確的評價。

以圖證文:《山海經圖》的價值

明清時期的《山海經圖》,有一類如蔣應鎬圖和汪紱圖等是根據今本《山海經》經文進行創作的,它們具有一定的藝術價值;另外一類如胡文煥圖等和今本《山海經》經文的內容多有不同之處,其不同之處往往保存了古本《山海經》的信息,值得重視。

(1)又南三百里,曰栒狀之山……有鳥焉,其狀如雞而鼠毛,其名曰鼠,見則其邑大旱。(《東山經》)胡文煥和吳任臣《山海經圖》中的鼠都畫作雞的樣子,外加一個老鼠尾巴,可以看出圖的作者所見《山海經》“鼠毛”是寫作“鼠尾”的,胡文煥《山海經圖》卷下“鼠”圖的圖說就明確說:“狀如雞而鼠尾,名曰鼠,見則國大旱。”那么“鼠毛”和“鼠尾”哪個是正確的呢?《山海經》在描寫怪奇動物時,往往是有一個主體動物形象,比如鼠就是雞,另外腦袋、尾巴、四肢等則可能是其他動物的形象。而對其他動物的選取并非隨意為之,而是選取該動物較有區別性特征的部分,如虎爪、牛尾等。比較而言,老鼠的毛就不如尾巴的區別性特征強,因此《山海經》作“鼠尾”的可能性更大。鼠,漢代許慎《說文解字》寫作“鼠”,說:“ 鼠似雞,鼠尾。”可見許慎所見的《山海經》正作“鼠尾”,證明了《山海經圖》鼠鳥的老鼠尾巴是根據古本《山海經》來畫的。

(2)西五十里,曰扶豬之山……有獸焉,其狀如貉而人目,其名曰。(《中山經》)現藏于美國賽克勒美術館的《蕃獸圖》卷,卷前題有“山海百靈”四字。畫卷中的動物雖然都沒有題寫名字,但從圖像來看,其中一些怪奇動物是來自于《山海經》的。其中有一幅八只眼睛的動物,在其他《山海經圖》中都沒有出現過。這個八只眼睛的動物其實就是《山海經》的 獸。今本《山海經》寫作“人目”,而《蕃獸圖》作者所見《山海經》顯然是寫作“八目”的,那么二者哪個是正確的呢?郭璞《山海經圖贊》說:“有獸八目,厥號曰。”《圖贊》是根據《山海經》經文寫的,可知郭璞所見《山海經》正作“八目”。《玉篇·鹿部》“ ”字、《廣韻·真韻》“”字引《山海經》皆作“似貉而八目”,可證古本《山海經》寫作“八目”,因此《蕃獸圖》中的 獸是根據古本《山海經》來畫的。

從上文所舉的例子來看,《山海經圖》可以用來糾正今本《山海經》的錯誤,因此具有極高的文獻價值。

不僅如此,《山海經圖》還體現了古人卓越的藝術想象力和創造力,具有很高的藝術審美價值,因此才能在民間廣泛流傳。《山海經圖》給幼小的魯迅留下深刻印象的是“人面的獸”和“九頭的蛇”,其中“九頭的蛇”是指相柳;而“人面的獸”則包括“猾褢”“山 ”和“馬腹”等。相信今天的人們在看到這些圖畫時,同樣會留下深刻的印象,這正是《山海經圖》藝術價值的體現。

(責編:王小林、黃瑾)
mm131美女爱做视频免费动漫